《延期心动在线小说》 第15章 免费试读
守在大门处的门童主动过来询问是否要帮忙,周浔也和门童一起,将温应生连同轮椅一起抬上酒店门前的阶梯。
周毓敏在前面带路,沈丛舟走在温应生旁边,几人一起到了预定好的包厢。×լ
听到门口那边传来的动静,原本围坐在圆桌边上的人都随即起身过来迎接。
付兰芝依旧热情如火,走到乔蕙莲身前,“乔大姐,你们可算是来了。”
“付大姐,你们太客气了,还让小周特意过来接我们。”乔蕙莲客气回道。
“哎呀,你这才是客气呢。小浔和凝凝结婚了,你们也是他的外公外婆,他去接你们也是应该的。”付兰芝拉着她的手说。
“是,付大姐,你说的在理。”乔蕙莲笑着在付兰芝的手背拍了下。
周毓敏给温应生和乔蕙莲介绍包房里的人,温若凝先给里面的人一一礼貌问好,也对他们介绍了自已的外公外婆。
两边的人互相认识,寒暄一番后都纷纷落座。座位都安排好了,温应生和乔蕙莲坐在沈明镜和付兰芝左边,沈丛舟和周毓敏则坐在右边,再往右是周浔也的外公外婆和哥哥。
温若凝自然要跟乔蕙莲他们坐一起,沈知晴原本想挨着自已师姐坐,方思慧识大体地及时把她拉走,最后把温若凝的旁边的位置留给了周浔也。
菜品早就预订好的,温家一家到了后,周毓敏便通知酒店的员工可以上菜,还叮嘱周浔也多照顾一下温若凝和乔蕙莲。
沈明镜是退下来的老干部,跟温应生一样都是知识分子,平常的兴趣爱好都是喝茶、下棋、看书等。上菜期间,两人先聊了几句,很是投契。
虽然两家人达成共识,婚礼暂时不办,但温若凝和周浔也已经是法律上的夫妻,既然是儿媳妇,周毓敏就不会亏待她。
她先问周浔也婚后两人打算住哪里,并说要把名下的一套房子过户给他们作为婚房。
当时他们登记结婚很匆忙,温若凝根本没想过之后两人要住一起,听到周毓敏的问题,她随即侧目和周浔也交换了眼神。
“这个……”
周浔也在桌下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才抬头神情自若地说:“妈妈,不用,若凝直接搬去我那儿就好。”
周毓敏想了想,说:“也行,你那儿也是今年刚装修好的,地理位置靠近你公司和凝凝的大学。不过房子还是过户给你们,算是彩礼的一部分。”
温若凝听了以为周浔也那是缓兵之计,应该不会真的让她搬去他家一起住,没有太纠结这件事。
周浔也唇角浅浅一扬,“谢谢妈妈!”
乔蕙莲看温若凝毫无反应,连忙用手肘碰了下她的手臂,提醒她快点说话道谢。
温若凝明白过来,立刻笑着回应:“谢谢阿姨!”
周毓敏看向温若凝,露出温柔的笑,“凝凝,不客气哈,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但乔蕙莲听着这生疏的称呼,眉心拧了下,拍了拍温若凝的手,笑道:“瞧你这孩子,你跟小浔结婚了,以后喊人的时候得改口,知道吗?”
温若凝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澄澈的眼睛透出一丝迷茫,“嗯,那谢谢……妈……”
妈妈不在后,温若凝已经很多年没喊过“妈妈”这个词,她跟爸爸那边的关系也很僵,像“爷爷”“奶奶”这种父系亲属称谓对她来说更是陌生。
现在一下子让她喊,温若凝憋了好半天,支支吾吾愣是喊不出来。
温若凝的家庭情况沈家人是知道的,周浔也是事前叮嘱过他们不要问及温若凝父母的事。
周毓敏理解温若凝的难处,宽容给她解围:“没关系的,乔阿姨,都是一个称呼而已。都怪阿浔太着急,以前也没带凝凝来家里跟我们多见面。况且婚礼还没办,改口的仪式也没走,不必太计较这些。”
付兰芝也赞同,“是呢,乔大姐,凝凝刚来我们家,还不习惯也是情有可原。”
乔蕙莲这才点头,“哎,好,谢谢你们的包容和理解。”
从这一点,她也感受到沈家人是真心待温若凝的,她现在才算是真的放心。
菜都上齐后,开始吃饭,沈家人的门第观念不重,温家也算是书香世家,两家人交流得很和谐,这顿饭的氛围很融洽。
吃过饭,依旧是周浔也送温家一家人回去,几个老人在酒店门口话别,付兰芝邀请乔蕙莲下次有空来家里坐坐,乔蕙莲满口答应。
回到温家,已是下午两点。
温应生和乔蕙莲让两人别着急走,在家里休息休息,晚上一起吃了晚饭再回去。
乔蕙莲洗了一些水果装在盘子里拿到客厅,“小浔,吃点儿水果吧,今天辛苦你了。”
周浔也坐在椅子上正在看手机里的消息,早上忙了半天,微信里堆积了很多新消息没看。
听到乔蕙莲喊他,周浔也才抬头,“谢谢外婆,我等会儿再吃。”
“哎,好咧。”
乔蕙莲看一眼他旁边的温若凝,她也安静坐在椅子上看手机,回来后两个年轻人互动少了很多。
她用手肘戳了下旁边的温应生,对他使了一个眼色,温应生接受到后,佯装打了一个哈欠,“凝凝,外公有些困了,你推外公进房休息吧。”
温若凝闻声抬头,按灭手机屏幕,并没多想,“嗯,好。”
旁边,周浔也的视线也从手机上抬起,询问:“外公,要不我推您进去吧?”
温应生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你坐着休息吧,凝凝来就可以。”
外公的脚伤现在好多了,她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温若凝对周浔也摆摆手,“没事,我一个人也可以。”
“行,如果需要帮忙就喊我。”周浔也在温若凝手背上握了下,漆黑的眼眸里,光芒很柔和。
这两天为了“演戏”,他们有意无意的肢体接触很多,但温若凝还是不太习惯,每次周浔也握她的手,她都会先愣一下,然后不自觉心跳加速。
现在温若凝也是这样,反应慢半拍,悄无声息抽出自已的手,脸却不知不觉染上了粉色。
她点了点头,起身去扶温应生,等他坐上轮椅后,再推着外公进房间。
到了主卧室,温若凝把轮椅推到床边,再扶起温应生到床上坐着。温应生脱掉脚上的拖鞋,在温若凝的帮助下,小心把腿抬到床上。
温若凝替他把被子掀开,盖到腿上,“好了,外公好好休息。”
“谢谢我的乖孙女。”
温应生微微一笑,但没立即躺下,而是在床边拍了拍说:“坐下吧,陪外公聊会儿天再出去。”
温若凝疑惑转动瞳仁,还是坐到床边,嘴角浅浅勾起,“外公想说什么?”
温应生嘴边还温和地笑着,看了温若凝好一会儿,泛起褶皱的手抬起来摸摸外孙女的脑袋,就像她小时候那样。
“凝凝都长这么大了。”说出这句话时,温应生脸上的笑消失了,眼里闪过一丝伤感。
“外公,到底怎么了?”温若凝握着那只抚摸过自已脑袋的手。
“没有,看到你结婚,外公高兴。”温应生摇摇头,唇边重新露出笑意。
他另一只手伸到旁边的枕头底下,从里面摸出一个褐色的文件袋,是他和乔蕙莲早就准备好的。
“外公这是?”温若凝看了一眼牛皮纸袋,又看了一眼温应生。
温应生把文件袋交到温若凝手里,“是你外婆和我给你准备的嫁妆。本想着等你博土毕业结婚后再给你的,但没想到你提前结婚了。”
温若凝手指捏住封口的白色细绳,一圈一圈旋转开后,文件袋的封口打开,里面有三本房产证和一张银行卡。
温应生在旁边说:“这里一个是现在这个老房子,过户给你了,另外两个是你妈妈留下来的一个店铺和一套房子,后来我们委托中介租给了别人,每个月的租金我们给存到这张银行卡里,还有你从小到大拿的奖学金,你给我们的钱也都存进去做了理财,留给你当作嫁妆。”
看着里面的东西,温若凝眼圈不禁红了,泪水在眼眶打转,视线很快变得模糊起来,“外公,这些我不能要,钱您跟外婆留着养老,我现在能养活自已的,不用你们再为我操劳。”
温应生抬手给她抹去泪水,“傻孩子,钱财这些身外之物本也是带不走的,最后我们的还不都是留给你?外公外婆养老的钱也有,这些你就自已拿着,小浔家境比我们好,只有你自已手里有本钱,去了婆家才不会卑躬屈膝的,知道吗?”
没想到外公外婆为她未雨绸缪了这么多,可一想到自已跟周浔也的婚姻是骗他们的,温若凝内疚得心痛,就像被锋利的东西猛然戳了一下。
“外公……”温若凝抱住温应生,伏在他肩头低声呜咽起来,“对……不起……”
温应生抬手拍拍她的背,“没事,哭什么啊,傻孩子,你妈妈看到你结婚了也会开心的。小浔这孩子不错,家里的人对你也不错,不管怎么样,你们结婚了,就好好过日子。外公外婆不需要你们轰轰烈烈,只要相敬如宾,平平淡淡就好。”լ
温若凝听了更觉愧疚,泪水涌出更多,此时的她不像是平时冷静理性的博土学姐,更像是小时候那个窝在外公外婆怀里抹眼泪的小女孩。
过了良久,情绪平复下来,温若凝才低低回道:“知道了,外公,我不会让您跟外婆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