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闪婚老公轻点撩》 第16章 免费试读
  夏栀到了公司后,先和阮诗诗说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好友听完,热情相邀。
  中午的时候,她又去看了一下母亲留下的门市房和那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门市房不出所料地出租了出去,小房子并没有,不知道是给收回来,还是一直没有租。她心里有了数,打算问一问郑秋月,这门市什么时候到期,做个交接。
  晚上下班,她先回家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说是简单,可还是装了一整个小行李箱。没办法,女生离家过夜,东西就是多。
  阮诗诗看她来和自己住,高兴得很,约了在外面吃饭,定在了一家麻辣串串香。
  两人前后脚的到了地方,选了满满一托盘的串儿,一股脑地全都扔进了辣锅里。
  喝着酸梅汁,夏栀四处打量了几眼。
  阮诗诗好奇地问:“看什么呢?这家新开的,味道很正宗。”
  夏栀一笑,说:“贺锦南有个朋友,干餐饮的,颜家火锅就是他朋友开的,紫光苑也是。我刚才看,这家串串香会不会也是他那个朋友开的呢?”
  “想多了吧?”阮诗诗拿出一串涮好的毛肚,“人家开的大饭店,咱这档次的,人家也瞧不上啊。”
  夏栀也拿出涮好的串串,笑说:“其实我也是打趣的一问,谁说不是呢。”
  “婚后生活有意思吗?他们家人对你什么态度呀?”阮诗诗边吃边问。
  夏栀一瞬间想到了老宅里的每一张脸,中肯地说:“除了贺锦南的那个小妹妹,其余的,都不待见我。”
  “想到了,不过也在常理之中。”阮诗诗劝她,“不用放在心上,你和贺锦南好好的,他们待见与否,谁又在乎。”
  夏栀低头,心里想,自己还是有些在乎的,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贺锦南,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他被瞧不起。可眼下来看,她却又无能为力。
  “你爸那边呢?最近消停了吗?”阮诗诗又关心地问。
  夏栀无奈,把那天两口子来家里还嫁妆的事跟她学了一遍。
  “还是你老公霸气哦。”阮诗诗说,“也好,能还回来一些是一些。不过,这之后他们还得来烦你,总不能做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
  “所以,我一想,就脑壳好疼。”夏栀说着,还作势扶起了额角。
  阮诗诗嗤笑一声,“别装了,快点吃,我买了电影票。”
  “哦?什么电影呀?”
  “看了你就知道了。”阮诗诗还卖起了关子。
  从串串香出来,两人去了旁边商场楼上的电影院,买好了爆米花和可乐,只等检票了。
  阮诗诗买的是一部喜剧片,夏栀正低头在手机上看影片简介的时候,突然前面一片黑影笼罩下来,挡住了光,她困惑地抬起了头。
  “大哥?”眼前赫然站着的是贺锦鸿,手里拿着一杯可乐,正含笑地看着她。
  夏栀站起来,笑了笑:“这么巧?你也来看电影啊?”
  贺锦鸿说:“嗯,陪安若一起过来的。说来,你们还没见过呢。”
  他说完,四处看了一下,随即伸手一招。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远处一个长相极美,打扮洋气的女人,笑意盈盈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她心里忍不住地感叹了一句:长得也太好看了吧?秋水剪眸,皓齿蛾眉,像个大明星。
  身旁坐着的阮诗诗看到,也是惊艳的表情。
  “安若,这就是二弟新娶的夫人,夏栀。”贺锦鸿做着介绍。
  “夏栀,这是我未婚妻,乔安若。”他又转头对她介绍。
  乔安若可比傅云姗和贺家碧都有涵养的多,眼神清澈明亮,嘴角勾出一丝笑意,先伸出了手过去,“你好呀。”
  夏栀大方地握上她的手,回以一句:“你好。”
  “和朋友来的?”贺锦鸿看了一眼那边的阮诗诗,打趣地问:“怎么没让老二陪你呢?”
  夏栀说:“他今天出差了。”
  贺锦鸿闻言,眸光微微一沉,作势拍着脑门说:“你看看我,都忘了。确实,我安排他去帝都出差了。”
  “嗯?”夏栀眼中闪过疑惑,“他是去帝都了?”
  贺锦鸿似笑非笑,“弟妹难道不知道他去哪里出差了?”
  夏栀舔了一下嘴唇,刚要说话,那边通知她们要看的电影检票了。
  阮诗诗在不远的地方朝她挥了一下手,示意她可以结束聊天了。
  “大哥,我看得检票了,我先进去了。”她说完,又冲乔安若笑了一下。
  “好。”贺锦鸿没多说什么,看着她的身影进了去。
  他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眼中却是冷意寒霜。
  看电影的时候,夏栀有点心不在焉,心里琢磨着,他到底是去帝都出差了,还是宁城呢?这一晚上也没来电话信息,她发过一条问他下飞机了吗,他也没回话。这叫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突然,手机震动了两下,她立即拿出来看,果然是贺锦南发来的微信:已平安到达酒店,勿念。
  他有了回话,舒心了不少。她随后又给自己做攻略,去帝都,去宁城又有什么分别呢?左右不都是出差?他一个副总,出差去的地方多也说不定,何必拿这个来自寻烦恼呢?现在她和他,好像还没到那个地步呢。
  “哈哈哈——”影院里又是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夏栀收拾好心绪,给他回了个“知道了”三个字,便专心看起电影来。
  从影院出来,两人开车朝阮诗诗家里去。
  “那个就是贺锦南大哥?”阮诗诗问,“这兄弟俩貌似长得不是特别十分的像。该不会不是一个妈吧?”
  夏栀“嘶”了一声,“我说你是不是豪门小说写多了,别瞎说。”
  阮诗诗乖乖地没再说,与她聊起了别的。
  回家后,累了一天的夏栀洗漱后,爬上了床,躺在被窝里,犹豫了一下,给贺锦南发了微信过去。
  “今天晚上和诗诗吃了麻辣串串,看了电影,还在电影院看到了大哥和他的未婚妻。”
  消息发出几分钟后,手机突然来了视频通话,是贺锦南打来的,夏栀立马坐好,点了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