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期心动周浔全文》 第14章 免费试读
看到突然出现在家里的高大身影,乔蕙莲眼里闪过惊喜,“哎哟,是小周来了啊。”
但她视线落到周浔也手上拿的红色箱子,又看了下茶几那边放着的好几个礼品袋,有些不解,“不过,你这是做什么?怎么突然送这么多东西过来?”
温若凝从玄关那边过来,站到周浔也身边,手指往掌心拢了拢,表情略微凝重,“外公外婆,我跟他有话跟你们说,都先到客厅那边吧。”
乔蕙莲回头看了一眼温应生,后者对她点了点头,周浔也先把手上的箱子塞到温若凝手里,他自已则到餐桌那边,把温应生扶到轮椅上。
四人一同到客厅的红木椅上坐下,温应生和乔蕙莲粗略扫了一下茶几上那堆红色包装的物品,有人参、茶叶、白酒、四色糖果、喜饼、面条、红鲤鱼和猪后腿,每一件都是双倍的数量。
除了人参,其他东西都是下聘礼的八大件之一,但估计对方是因为知道他们家里没有人抽烟就把里面的香烟换成了人参。
温应生和乔蕙莲对视一眼,他看向周浔也问:“小周,你这是?你跟凝凝……”
周浔也先把那个红色箱子推到两位老人面前,箱子打开,从底下拉开一个小抽屉,箱子分成上下两层,每层都有四个小格子。上层放了一双小鞋子、一个都斗、一个满意秤和一枚小镜子,下层则是尺子、算盘、剪刀和梳子,八样物品都是足金的。
这是古代下聘礼时,男方会给女方家里准备的聘礼,都明示成这样了,温应生和乔蕙莲不会看不懂。
在他们诧异的时候,周浔也语气郑重地说:“温爷爷,温奶奶,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今天是来跟您二位提亲的。”
“提亲?”乔蕙莲惊讶得嘴唇有些颤抖,看向温若凝问,“凝凝,你跟小周在一起了?”
对上外公外婆疑惑探究的眼神,温若凝轻点几下头,吸一口气,直接开口:“外公外婆,我跟他在周一的时候就登记结婚了。”
“什么?”
“你们结婚了?”
温应生和乔蕙莲的反应比刚才更加震惊,两人眼睛都睁得像核桃一样大,嘴巴张大久久合不起来。
难以相信他们从小就循规蹈矩的孙女竟然做出瞒着家长跟别人闪婚的事!
客厅里气氛安静了几分钟,温应生才不敢确定地开口:“凝凝,这种事不能开玩笑,你不是在逗外公外婆吧?”
周浔也知道两位老人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接受,所以他也早有准备,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那个红本子递到两位身前,“外公,外婆,我们不是在开玩笑,我跟若凝真的结婚了。”
乔蕙莲拿起小红本,翻开时手都在颤抖,里面写的确实是周浔也和温若凝两人的名字,登记照片里两人看起来也是一对登对的璧人。
唯一牵挂的孙女结婚了,乔蕙莲应该开心才对,但是她捏着小红本却忍不住哽咽起来,“凝凝,你告诉外婆,是因为外婆逼你相亲,你才跟小周结婚的吗?”
虽然周浔也这个男孩儿很不错,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但前两次探口风,温若凝对他的态度没表露出来喜欢。
她是希望看到温若凝结婚,但是更希望看到她能找到自已真正的幸福。
泪水从乔蕙莲起了褶皱的眼角渗出,温若凝一下子有些慌张,她连忙起来坐到外婆身边,握着她的手。
“不是的,外婆,不是你逼的,在你们看来我跟周浔也是闪婚,但其实是我没告诉你们,高中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
第一次听到温若凝说喜欢他,周浔也沉冷的眼眸,就像一块冰,在晨光的照射下慢慢有了温度,融化成温柔的水。
即使她说的话不是真的,但也足以让他心跳骤然加快,周浔也怔怔看向温若凝。
不过大红木椅上的人,注意力都在温若凝那里,并没有人注意到周浔也的神情变化。
乔蕙莲用手背擦擦眼角,还是不太相信,“是真的吗?凝凝,你别骗外婆。”
温若凝屏住呼吸,脑内在打架,她确实喜欢过周浔也,这应该不算撒谎吧?
说服自已后,她的眼眸才恢复清亮,不答反问:“我什么时候骗过您?”
“好,外婆相信你。”乔蕙莲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温应生垂下眼眸,沉默了好一会儿,虽然领证已是事实,但还是要问清楚,不能让孙女吃亏。
他抬起头,挺直腰背,看向周浔也,沉声道:“小周呢?你也是喜欢凝凝才跟她结婚的?”
感受到问话人的威严,周浔也态度变得更加端正,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外公。我高中就喜欢若凝。”
他又重复了一遍昨晚在家里说的话,末了,他伸手抓起温若凝的一只手握住,非常郑重地说:“我向您二位保证,我会对若凝很好,比对自已还好,希望你们能安心把她交给我。”
温应生当了这么多年校长,见过这么多学生,一个人有没有说谎,他还是能分辨出来,周浔也说话的态度还挺真诚的。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又说:“行,既然你们互相喜欢,又领了证,我们也不可能强行拆散你们。但你要说到做到,我们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如果你对她不好,我们就立刻接她回家。”
“是,外公。您放心,绝对不会出现您说的情况。”周浔也目光坚定。
“那婚礼呢?你们想什么时候办?”温应生问完,乔蕙莲也转头看向两人。
“婚礼……”温若凝看了一眼周浔也,“暂时不办。”
昨晚,周浔也送温若凝回家的时候,她也问过这件事,如果直接说不办,家里的长辈肯定会怀疑和不开心,所以能拖就拖,万一明年就没人想起这件事呢?
“不办?”乔蕙莲听了果然有了质疑,“是你的意思吗,凝凝?”
“是,”温若凝淡然道,“我们商量过了,我明年就要毕业,要忙毕业论文和找工作,没太多时间准备婚礼,所以想等毕业后再说。”
“嗯,”周浔也在旁边附和,“其实不瞒二位说,我才从国外回来不到半年,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也想所有事情安定下来之后再办婚礼。”
温应生看着两人,似在考虑什么,默了几秒才开口:“你父母那边呢?也同意明年再办?”
“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同意了。”
周浔也又趁机道:“他们还问您和外婆哪天有空,两家人一起吃顿饭。”
温应生点点头说:“这两天就可以。”
“好,那我等会儿打电话告诉他们。”周浔也态度尊敬。
接到周浔也的报喜电话,付兰芝就迫不及待打电话给乔蕙莲,告诉他们两家人吃饭的日子就定在周日中午。
付兰芝拉着乔蕙莲煲了好久的电话粥,两位老人家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周浔也还在温家的客厅坐着陪温应生说话,自然也听到了自家奶奶到底有多热情。
温应生在旁边听到周浔也的家人这么喜欢和重视温若凝,心里也略略感到了一些安慰。
他有预感,孙女的这个决定应该是对的。
*
次日,星期天早上。
因为温应生左脚的骨折还没完全恢复,周浔也十一点就开车到温家来接温若凝和外公外婆一起到吃饭的地方。
沈家的人也早早到了吃饭的五星级酒店,除了沈家一家子,周浔也的外公外婆也来了。
接到周浔也的电话说他们快到了,沈丛舟和周毓敏立马就到酒店门口迎接,沈知晴听到温若凝来了,也跟着大伯和伯母一同出去。
停好车,周浔也首先到车后座扶温应生下车,温应生左脚比之前好多了,借助外力能自已挪动到轮椅上。
周浔也推着温应生,温若凝则在旁边挽着乔蕙莲的手臂,四人一同走向酒店门口。
“大伯,伯母,二哥和师姐来了。”沈知晴看到不远处的来人,笑着用下巴点了点那个方向。
沈丛舟和周毓敏也看到了周浔也和温若凝的身影,两人连忙走下阶梯,主动迎上去问好。
“是若凝的外公和外婆吧?两位好!我是周浔也的妈妈。”周毓敏走到四人身前,首先问好。
“温老伯,乔阿姨,你们好!”沈丛舟也上前微笑问好,又俯身查看了一下温应生的左脚,“温老伯,左脚恢复得还好吧?”
“沈医生?”温应生和乔蕙莲看到沈丛舟都很惊喜。
“沈医生,你……你不会就是小周的……”乔蕙莲激动起来,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沈丛舟温润点头,给他们解惑,“是,我是阿浔的爸爸,阿浔随妈妈姓周。付老太太是我的母亲。”
“原来是这样,那真是太巧了!”乔蕙莲笑着说。
温若凝也跟沈丛舟和周毓敏问好,两人对她点了点头,沈知晴这时才笑嘻嘻地走到温若凝身边,“师姐!”
她又乖巧地跟温应生和乔蕙莲问好:“师姐的外公外婆好!”
刚才到门口时,温应生和乔蕙莲就注意到沈知晴,看到小姑娘跟自已孙女这么亲昵,乔蕙莲甚是疑惑,“凝凝,这可爱的小姑娘是?”
温若凝道:“沈知晴,是周浔也的堂妹,也是林声老师的学生,我的师妹。”
温应生听后,轻拍一下大腿,“哎呀,兜兜转转原来都是生活里认识的人。”
沈丛舟在旁边应道:“是呢,温老伯,我们两家人缘分不浅。”
周毓敏笑容得体,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家都先进去吧,里面阿浔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来了。”
“好。”温应生和乔蕙莲同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