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怒气冲冲地剜了我一眼,话中满是恶意:[后悔?李如许你后悔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你看看我身旁的夫君眼中只有我一人。]
[而你,空有权势,回门都只有宫人陪伴,更何况这权势怕是也只有一时。]
[这一世,这些苦楚该轮到你来受了。]
秀才远远看着不知道嫡姐再说些什么,不过看嫡姐气得不行的模样,赶紧递上一杯热茶,小声安抚。
李如梦被哄得心情好上不少,得意洋洋的看着我孤身一人的模样:[妹妹,姐姐当真是嫁了一个好夫君,不仅容貌俊秀,才学出众,更在成婚之后对父亲许诺,日后绝不纳妾。]
我看着提起秀才一脸娇羞的嫡姐,上辈子秀才倒是未能向我许诺什么,也许是知道我向来不受宠。
但这个许诺嘛,我想起他高中状元后我无意间发现的事情,看了伏低做小的秀才一眼,勾了勾嘴角。
更何况,这一次没有我,他真的能高中状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