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女版斯帕罗
我不想和他理论,也知道他给我打个电话多痛苦,保不准就得和张姨干一仗,早点结束早点算吧,不管怎么说,我也不想让他为难。
“别说了,我去。”我说:“早上结婚是吧,我去照个面中午就走,我还有很重要的事。”
我爸答应了。
我算了时间,按着之前的习惯,我中午去找坦诚先生他们,是赶得上的。
忙忙碌碌到周末,我每天在公司累成狗,从电梯出来觉得地面都是飘的,人事那边一直都没有招到合适的人,内容总监恨不得将我们一个人拆成两个用。
一向话多的李青都变的和我一样,顶着熊猫眼,一下班就像是变成了丧尸,只是目标不是人,是床。
主要是我回去还得做饭,那么多人在,又不能随便做,怕给坦诚先生丢脸。
所以到了周五,我送饭过去回来就倒在了床上,胳膊腿都不是自已的了。
我妈捏着苹果站在门边上咔嚓的啃,我有点羡慕她这什么心都不操的生活。
“明天去参加婚礼,你穿什么?”我妈看着我的衣柜,我知道我不在的时候她肯定是看了,没发现合适的衣服。
我根本就没时间去买衣服。
“随便找个颜色艳一点的穿吧。”我单手盖着眼睛,感觉分分钟能睡着。
“你知道你脸色有多难看么?”我妈一边吃一边问,还是那副和她关系不怎么大,她就是随口问问的语气。
我没理她。
没一会儿,她坐在了我床上,我腾的坐起来,习惯性的嫌弃表情望着她。
“不能坐你的床么?”我妈问我,我又重新倒了回去。
她手里端着面膜盘,推了我一下说:“洗脸去。”
我最终还是被她推去洗脸了,然后她给我糊了一脸面膜,又整整被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的面部按摩,涂了我觉得厚了一斤的护肤品,这才让我睡下。
“衣服你别操心了。”我妈说完就走了,我是实在没心思和她纠结这件事了,瞬间去见了周公。
我醒来已经八点多了,第一次睡的这么沉,给坦诚先生的早餐都忘了买。
别说,脸上涂的那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那么点用,至少黑眼圈没了。
我床脚放着几件衣服,不是我的,倒像是坦诚先生的。
我妈在客厅活动筋骨,听到我出来,回头看了我一眼说:“要我陪你去么?”
我用力摇头,我自已一个人去可能还能有点畅快空气,把她带上,得被口水淹死。
“你床上的衣服,穿那套去。”我妈继续扭腰。
我去卧室,果然是坦诚先生的衣服,还挂着吊牌呢,我拎出来问她:“你哪儿弄来的?”
“对面借的啊,你一件值钱衣服也没有,小伙子好衣服倒是不少,你们之间到底什么相处模式啊?”我妈说着又直接下了腰,我觉得她有时候就是故意的。
可能以前跳舞的女人都有这个本质,有事没事喜欢刺激别人。
“你没疯吧,他衣服这么大……”我将衣服扔在了沙发上,她突然起来,捏着衣服又追过来塞我怀里说:“他就是比你高,你身材这么圆乎的,穿他这个号正好嘻哈风。”
我怎么就圆呼了?我也就是比她胖点。
我不想和她说话。
“你要是今天不想丢人,就听我的。”她硬是给我套上了卫衣。
确实松松垮垮的,都能遮半个大腿面了,不过还真像她说的,有点嘻哈风。
“搭一双黑打底袜,你有板鞋,随便穿一双。”我妈接着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一条黑底碎花的头巾,将我摁在沙发上,三两下把我头发编上,然后把头巾围在我脑袋上,就海盗包头巾那种绑法。
被她一番摆弄,我站在镜子面前愣是没认出自已,整个一个女版的杰克斯帕罗。她又拿了沙发上的帽子,也是坦诚先生的,歪着给我戴上了。
我崩溃的看着自已的形象,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穿过,整个就一个二货。
“化妆。”我妈拉着我出了卫生间,半小时时间化妆完毕,她的化妆品真的是够全的,以前常上台的缘故,她化妆速度特别快。
真的是,浓到我自已都要吓晕过去了。
“我这是去参加婚礼,还是去砸场子?”我望着她,她上下打量我一下说:“挺好,维持高冷,谁和你说话都不理,再嚼个口香糖吧,讨厌了就对那帮女人吹泡泡,再把粘在脸上的口香糖嚼回去。”
别说让我这么做,我听着都恶心。
我没敢坐公交车,打了辆车。
我姑本来是让我去她家的,但我嫌烦,也是怕她在我面前使劲显摆,就直接去了饭店。
门口礼品登记处,我交了两千块钱,发现截至目前我给的最多。
我看到了我爸的名字,他居然也没有去我姑家。
新娘还没接来呢,她和新郎的海报照片挂在大厅里,沈清清随她爸,略微有点斗鸡眼,不严重,但是这婚纱照化妆师不知道是不是和她有仇,把她内眼角画的特别明显,反而是突出了眼睛的问题。
当然,新郎也没好看到哪儿去。
我不是外貌协会的人,都觉得有点对不起观众。
倒也算是登对,不过这念头自已想想就是了,表露不得。
我一进大厅就看到了我爸坐的位置,他身边是一身紫红色衣服的张姨,许久不见,她又瘦了好多,两颊都塌陷下去了,她是个颧骨很高的女人,说实话,比我妈丑了不知道几百倍。
还有他们家东东,已经十九岁的大小伙子了,我就记得上一次见他,他快高考,个头挺高的小伙子,反正对我不怎么友善。
这一次再见,又是他快高考了,还真是,缘分。
我在犹豫要不要去他们那边坐,正好碰到我爸回头看到我,目光相接的那一刻,我浅笑着对他挥了挥手,他假装没看到我一样,很冷静的将视线收了回去,顺便拍了拍他儿子的头。
东东极其厌恶的躲开了。
我手僵在了半空,不过也是我预料之中,现在看见了也好,好过我走过去再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