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寂静地过去了。
  沈悠悠直到清晨才被君莫庭哄回了房,在床上躺下。
  君莫庭重新坐回了书房,打开暗室,看见里面层层叠叠的卷宗,本来坚定的内心又开始不确定了。
  他曾经以为用仇恨将沈悠悠拴在人世就已足够,可昨晚那强烈的不安让君莫庭突然有了种感觉,无论复仇能否成功,沈悠悠都再也留不住了。
  无非是走得完满或走得遗憾的区别。
  君莫庭从未如此迷茫过。
  他坐在暗室之中,手里握着毛笔,迟迟没有写下一个字。
  直到书房的门被推开来,君莫庭才惊醒,连忙想要将暗室掩藏,走出一看,却是沈悠悠进来了。
  昨日君莫庭便和全府家仆嘱咐过,只要保证沈悠悠的安全,不让她被别人看见,府中一切地方皆任她自由出入。
  他面露惊讶,停下了关上暗门的动作,迎了上去。
  “怎么穿这么少?”看见沈悠悠只穿着单薄一层衣物,君莫庭赶紧解下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时间还早,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沈悠悠没有挡开君莫庭披上来的衣服,也没有伸手去拢,任由它披在肩上,缓步踱入。
  许是近日病得太多,沈悠悠在床上没躺多久便觉得难受,又起身出了门。
  她在院中闲逛良久,意识到无论到哪都没有人阻止后,又见到书房,鬼使神差地便想推门而入。
  沈悠悠本以为君莫庭还是会将自己拦下,见他并无反应,心中莫名生出无趣。
  看到最深处隐隐露出来的暗室时,沈悠悠的脚步顿了顿,君莫庭紧张一瞬,便一咬牙,主动将她带了过去。
  他本就决定了要将一切都对沈悠悠毫无保留,不论她会是什么反应,他都能够承受,也必须承受。
  “悠儿,这里……是我父亲的暗室,”君莫庭扶住沈悠悠的肩膀,却又不敢扶得太重,“父亲为我留了一封信,我前些天看完才得知。”
  沈悠悠迈入暗室,随手拿起一则卷宗,翻看了起来。
  君莫庭忐忑地等在一边。
  过了许久,沈悠悠才放下卷宗。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明白为什么父亲一直不肯说出真相。
  甚至都能猜到父亲在这一整件事中每一时刻都是如何想的。
  “你说我父亲将君廉拖死在监牢之中?”沈悠悠轻声开口。
  “上官依依和我说,是皇帝秘密杀了君廉,”沈悠悠轻声开口,“之后将所谓真相告知于你,借你之手除掉我父亲。”
  君莫庭瞳孔一缩。
  “有几分可信度?”沈悠悠问道。
  他冷静了下来,分析道:“我父亲对此只字未提,且依皇帝的昏庸无能,长达十年的计谋他未必想得出,公主多半在信口胡诌。”
  “当年我父亲已经如履薄冰,沈昌将他下狱,或许只是为了从各方势力手中保下他,争取一个两全的计划。”
  君廉爱记随笔,从他的话语之中君莫庭便能直接猜出大概。
  父亲会误入这泥潭的最初原因,无关权势,仅仅是愤怒于皇帝待自己不公而已。
  而现在,君莫庭也要因为相似的原因踏上君廉的路了。
  “计谋倒是细致。”沈悠悠仔细看了看桌上堆叠的纸张。
  现在的沈悠悠已不似昨晚那般令君莫庭感到虚无缥缈,可这突然的转变令他更是不安。
  君莫庭实在拿不准她究竟在想什么,只能强逼自己忽视这一切。
  “悠儿来看,”他为沈悠悠摊开了些资料,“皇帝这一番动作已经彻底动摇了民心,太子也纨绔无能,已有数名皇子蠢蠢欲动,只需要在这里搅上一搅……”
  ……
  深夜,京城的宁静突然被一阵沉闷的骚乱声打破。
  守城的将士毫无防备,被千万人马轻易攻下了城门,铁蹄踏过民居,直逼皇宫。
  一名官员急匆匆地找到君莫庭:“报告尚书大人,是三皇子的势力。”
  “看来我赌对了。”
  君莫庭披上外衣,回去深深看了眼熟睡中的沈悠悠,而后启程前往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