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庭将脸埋入沈悠悠的肩颈,那声哀求带着哭腔,直直侵入了她的耳朵。
  分明是君莫庭从未流露出来过的脆弱情绪,沈悠悠心中却没有丝毫波澜。
  直到君莫庭心中惊慌平复下来,沈悠悠才道:“抱够了吗。”
  君莫庭一怔,尴尬地松开了手:“抱歉……”
  “你的确应该感到抱歉。”沈悠悠冷笑了一声。
  君莫庭默默起身,冷静下来后再看眼前场景,才觉眼熟。
  倏然想起,曾经沈悠悠每一次来访,都喜欢在这里坐上一阵。
  分明上次不过是数月之前,却恍若隔世。
  这短短一个多月,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情?
  不对,是自己究竟对沈悠悠做了多少事情……
  君莫庭深深低下头。
  曾经他只觉得不耐烦——亦或是认为自己应该不耐烦,然后强撑起温柔的模样,坐在沈悠悠身边陪着她花前月下。
  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她为何会坐在这里,目光所及又在何处。
  “悠儿……”君莫庭干涩开口,“你从前,也喜欢坐在这里……”
  沈悠悠没有回应。
  他小心斟酌着词句:“我以前,一直不知道悠儿在看些什么。”
  见沈悠悠依然没有反应,君莫庭鼓起勇气,绕到她身前,蹲下身。
  “可以告诉我吗?”
  沈悠悠总算看了君莫庭一眼。
  她离开那间屋子之后其实从未想过离开,在院中逛了许久,来到这熟悉的院落,才坐了下来。
  此刻心中异常地平静,平静到沈悠悠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从身边远离了,只剩她自己孤独坐在这片大地上与星空为伴。
  沈悠悠重新看向天空,终于开了口:“只是习惯而已。”
  君莫庭正在斟酌着下一句该说什么,没料到她会回答,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沈悠悠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兀自说了下去。
  “只是坐在这里,想着我这样叨扰会不会显得纠缠,会不会不够矜持,会不会让他厌烦。”
  君莫庭眼中亮起一瞬,听到沈悠悠口中的那个“他”字,又迅速暗淡了下去。
  分明那个“他”就在眼前,她说得却像那人已经走远了一般。
  “借父亲之名才能够进入这处府邸,可却胆小得不敢越界太多,只能坐在这里,等他处理完公务,能够来说上几句话。”
  “那其实不是我,你知道吗?现在的我也不是我,”沈悠悠看向君莫庭,“你我自幼便相识,却直到很久以后才算相知。”
  “你一直在我面前演戏,但你所见到的沈悠悠,也只是我所扮演出来的样子罢了。”
  “悠儿……”君莫庭不自觉地握住了沈悠悠搭在腿上的手,沈悠悠没有立刻甩开他,只默默将手抽了出来。
  “幼时的沈悠悠一心想要学堂兄征战沙场,为此她的父亲头疼了将近一年。后来她对史书感了兴趣,又想要迈入朝堂,又将父亲愁得够呛。”
  之前完全不敢触及的记忆,此时提起,心中却再没了悲伤。
  想起从前无忧无虑的日子,沈悠悠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
  君莫庭本入神地听着,可一听到沈昌,他就僵硬了身体,意识到沈悠悠正在细数并宣判他的罪孽。
  “她直到现在都梦想着能够征战沙场,亦或是治理国家,让百姓在自己的手下安居乐业——但她依旧在九岁那年,放下所有,拿起了女红。”
  君莫庭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心中痛处与胸前伤痕交相发作,愈来愈疼。
  “君莫庭,我已经为你失去了一切,”沈悠悠语气依旧宁静得毫无波澜,“我的爱情、理想、族人、双亲、未来,你能想象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
  “我现在是不是过于镇静?”沈悠悠问道。
  君莫庭不安地点了点头。
  “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现在的沈悠悠,除去为沈家复仇的执念后,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沈悠悠的声音越来越轻,看在君莫庭眼中,竟有了一丝虚无缥缈之感。
  他再也顾不上其他,慌忙地抓住沈悠悠的手,像是生怕她消失了一般。
  “悠儿……不要走……”君莫庭颤抖着声音,“我会填满它的,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