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神色郑重,贺然不自觉严肃起来:“你说。”
“不要采访刘叔。”
“为什么?”贺然奇怪。
如果这节目真的做成,她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刘叔。
一个明明在帝都拥有着一套四合院,却还是孜孜不倦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小店奋斗的传奇大叔。多精彩!
贺凭睢唇边漾出笑意:“我怕刘叔成了网红,以后我们俩挤不进来,面都没得吃咯。”
贺然挑眉:“你说的很有道理哦,那我可得斟酌斟酌。”
两人相视一笑,举杯相碰。
“叮”——
清脆的一声响。
在这个夜里,又有人找回了一瓣曾经丢掉的初心。
……
电视台节目录制现场。
休息的间隙,导演看向又来探班的贺凭睢,眼神暧昧:“谢总可以啊,这才几天啊,你追小贺然就有进展了。”
贺凭睢不解:“啊?”
副导演凑过来:“难怪我发现然姐这两天心情不错,就在刚才谢总一来,然姐笑得都灿烂了一些。”
贺凭睢一喜:“真的吗真的吗?”
他也觉得前两天一起吃完宵夜后,贺然看他的眼神都没以前那么淡漠疏离了。
还没等到答案,录影棚内一群人走入。
看清最中间众星捧月的人,贺凭睢眉开眼笑的脸就是一垮,终于带出冷面霸总的气质。
贺然虞京臣(贺然虞京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然虞京臣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旁人不解地道:“那谁啊?架子这么大,台领导亲自陪同。”
贺凭睢不咸不淡道:“我未来女朋友贺然那个天杀的前男友。”
第33章
这话虽然有些拗口,不过不妨碍众人理解其中的意思。
导演见过虞京臣,奇怪道:“贺然拒绝他以后,他不是转去投了白薇的栏目吗?来我们这里干什么。”
贺凭睢冷笑一声:“还不死心,想重温旧梦呗。”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制片姐姐捂嘴笑道:“那他可真是撞枪口上了。”
一群男人都看向她:“什么意思?”
制片姐姐看透一切的目光:“整个电视台谁不知道小贺然和白薇一向不合,他还投资白薇的节目。”
说着这里,她啧啧两声:“重温旧梦就没有了,春秋大梦就有的做。”
贺凭睢心里舒坦了。
还是那句话,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虞京臣!
虞京臣自然也看见了贺凭睢。
两人隔着人群遥遥对视。
贺凭睢露出一个挑衅地笑。
虞京臣面无表情。
在场内巡视一圈,没看到贺然,他转身离开。
众人纷纷感慨:“瞧那劲劲儿的样,就看不惯装逼的人。”
“谢总,你不管是长相气质性格都完胜他。”
贺凭睢谦虚道:“那还是有输的。”
众人不解地看过去,贺凭睢道:“我没他老。”
制片姐姐被逗笑:“小谢总真有趣。”
换了衣服的贺然过来:“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贺凭睢接话:“聊现在的流行趋势。”
贺然疑惑:“什么流行趋势?”
贺凭睢认真得如在说什么至理名言:“听说现在流行姐弟恋。”
贺然:“……”
不知是谁噗嗤笑出声。
再看众人意味深长的目光,贺然一时之间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
秋日过去,帝都初冬的寒潮袭来。
一年已近尾声。
因为之前放下话要与虞京臣争夺华北那块地皮,于是就连贺凭睢也忙碌起来。
为赶新春档,贺然连轴转录制了几天。
这日,她从电视台下班回家时,天色已经蒙蒙亮。
她太过疲惫,为了安全也不敢开车,只能打车回去。
一到小区门口下车,寒风骤然袭来,她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她裹紧了围巾,快步往家里走去。
刚走到自己住的楼下,她便听见一阵压抑的咳嗽声传来。
这声音太过熟悉,让贺然下意识蹙起眉。
果然,一抬起头,她遇见了正往外走的虞京臣。
贺然防备地看他,神色冷冽:“你在这里干什么?”
虞京臣望见她的眼神,心中一刺。
张口想要解释,却不防寒风往喉咙一灌,咳嗽得越发厉害。
虞京臣不得已以手抵唇,极力想要止住。
这毛病是两年前贺然离开时留下的,他断断续续病了小半年。
那以后一变天就时常犯病。
好半晌,他终于稍稍缓过来。
他眼下泛着淡淡青黑,看起来十分憔悴的模样。
苍白毫无血色地唇扯了扯,低声道:“我现在住在这里tຊ,抱歉,吓到你了。”
贺然愣了下,皱着眉没说话。
她不相信虞京臣不知道她的住所,那只有一个解释,他是故意的。
不过他们之间早已毫无关系,这又不是她的楼,只要不住到她的房子,虞京臣愿意住在哪里都不关她的事。
她沉默地绕过虞京臣想要往里走。
虞京臣却再次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
贺然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虞京臣脸上灰暗微褪,眼中喜悦还未凝固。
就听贺然淡淡道:“回京海吧,这里就连天气都不欢迎你。”
第34章
虞京臣沉默片刻才回神:“那你呢,帝都的冬天这么冷,你适应吗?”
他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
贺然无所谓模样:“我已经习惯了。”
虞京臣闷闷回她:“那我也会习惯的”
不等贺然说话,他又道:“我还有工作要忙,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他轻咳着,快步离去。
贺然凝神看了那背影半晌,面无表情拿出手机拨通助理的电话:“喂,可可,我要换房子……”
打完电话她回家倒头就睡。
终于迎来一个难得的休息日,贺然闷头在家睡了一天。
再醒来时,她总算又恢复了几分精气。
刚打开灯,打算收拾一下去觅食,有人掐着点准时打电话过来。
“姐姐,休息得还好吗?”贺凭睢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别说,这人在眼前晃荡惯了,许久不见他,贺然还真有些不习惯。
“还行。”她应了一声,想了想又多问了一句:“你忙完了?”
贺凭睢没直接回答,而是说道:“你往窗外看。”
贺然不明所以:“怎么了?”
一边说她一边按下床边的遥控器,窗帘往两边缓缓滑开。
“你看嘛!”贺凭睢撒娇撒得轻车熟路,毫无半分压力。
她捋了把头发,起身走到窗边便是一愣。
雪花无声,纷纷扬扬落下。
帝都,下雪了。
贺凭睢的声音遥遥传来:“姐姐,下初雪啦!”
电子音混杂着真实。
贺然低头往下看,只见窗外纯白雪地里,一个眉眼浓郁如油画的人正对她招手。
他鼻头有些红,却依旧精致如雪雕似的冰美人。
也不知等了多久,才会在看到她开灯的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
贺然心蓦地像被热水泡过一样,有些软,又有些酸。
刚要叫他上来,贺凭睢却说:“姐姐,听说下初雪的时候许愿会愿望成真。”
贺然看着楼下的人忍不住失笑:“你小孩子啊,还信这个。”
“我不管,我就要许。”
看他认真又执拗的神色,贺然蓦地心慌起来。
这让她想起了曾经的那一场雪,那一场轰动京海的求婚,却将她推入深渊。
如果贺凭睢借此对她表白……
贺然思绪还在纷乱自己该如何拒绝时,对面的人却已经温柔开口。
“我希望贺然永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