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京臣被她的牙尖嘴利气得头疼。
他指了指贺然,又收回来攥紧手。
“好,先解决目前的事,换回来以后,我们从此两不相干。”
第12章
两人不欢而散,但现在这情况,不管闹到何种地步,却还是得同住一个屋檐下。
路上,虞京臣一直在发信息处理现在的情况。
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
贺然却十分不配合,一直看着窗外发呆,她冷静地像这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只是个置身事外看戏的观众。
直到需要虞京臣的声音亲自下令,她才大发慈悲开了尊口。
“一切都按贺然说的办,所有资源随她调动。”
两人回到住所后,她看也不看虞京臣,独自进入房间。
虞京臣想要跟上去,嘭的一声巨响。
他被关在门外。
虞京臣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贺然怎么会突然一夜之间就变了一个人。
明明就在昨天婚礼前,在电话里她声音还依旧如以往一般温柔。
“我很期待明天的婚礼。”
“贺然,我从没发现,你演技这么好。”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他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贺然的声音凉飕飕从房间里隔着门传来:“比不上虞总。”
虞京臣贺然(虞京臣贺然)完整版小说阅读大结局_虞京臣贺然(虞京臣贺然)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虞京臣贺然)
耍人者,人恒耍之,一切都是因果报应罢了。
在这之前,她那笑话一般的七年又该找谁诉说。
虞京臣独自站在客厅中,从未有过的孤寂。
这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与贺然留下的美好回忆。
想着想着,他心中竟然涌出万分的委屈。
明明贺然已经做到这一步,可他对这女人却恨不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下去。
虞京臣看了眼手机,今天的事已经被压下去,没有见诸报端。
贺然不知道在房间里做什么。
虞京臣走到门前,犹豫了半晌,手刚抬起,门却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虞京臣刚想说话,却被贺然打断:“你的助理刚打来电话,之前一直想找的大师找到了。”
互换灵魂这件事毫无征兆且没有规律,这么冷不丁时不时来一下,已经彻底扰乱了两人的正常生活。
在这事发生没多久后,虞京臣就已经派人去寻找这方面的高人。
贺然冷淡地道:“走吧,换回来后,桥归桥,路归路。”
虞京臣看见她身后的行李箱,动作一顿:“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只要一想到换回来后,两人从此再无关系,他心脏莫名一痛。
这么想着,他口不择tຊ言道:“你是不是想赶紧换回来后去找那个野男人?”
然而话刚出口,他便后悔了。
贺然却不惯着他,笑着反问:“我只能找一个男人吗?”
虞京臣深吸一口气:“贺然你有种。”
贺然全无以前的温柔,不耐地催促:“不用你夸,赶紧收拾东西走。”
因为结婚的事情,两人都休了婚嫁,原本的计划是婚礼结束的第二天两人就直接飞欧洲,现在一切都已经化成泡影。
虞京臣被气得头疼。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虞京臣拿出来一看,是条微信消息,头像是一个男人在阳光下的侧影,看不清脸。
名字只有一个字——睢。
待看清那条消息,虞京臣只觉得嗡的一声,脑子炸了。
【温然姐姐还满意我今天的表现吗?随时等待召唤。】
第13章
见他脸色难看至极,贺然上前看了一眼。
她轻笑一声,又敛了笑不冷不热地提醒:“我之前给你处理那些女人的时候可没有搞砸过你的事。”
虞京臣一怔,莫名地,一种突如其来的愧疚和难过感席卷了他。
“你以前……”他望着贺然,眼眸复杂,“就是这样的心情吗?”
明明他以前觉得男欢女爱最正常不过,他甚至给别的女人发过更露骨的调情短信。
为什么到了贺然身上他却接受不了?
但他可笑的自尊心作祟,那句对不起如鲠在喉。
贺然没回答,转移话题道:“去机场吧,我已经让司机在下面等着了。”
两人这次寻找的大师并不住在京海。
而是在西南青城下辖的一个小县城里。
待两人下了飞机,虞京臣的助理已经在机场门口迎接。
虞京臣有一个秘书团,除了首席特助柳秘书,下面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副助理。
男助理迎上来:“虞总,贺小姐,那张大师住的离这里有些远。”
昨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两人又坐了一夜红眼航班,脸色并不十分好。
助理体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酒店,不然先休息一天,等明天……”
贺然淡淡道:“不必了,直接去吧。”
虞京臣蹙了蹙眉,没说话。
没想到两人这一上车,便开了将近两三个小时。
虞京臣看着那绵延无尽地山路,忍不住道:“李助理,到底还有多久?”
李助理看他冷冽地神色,小心道:“快了,贺小姐。”
虞京臣又道:“莫不是骗子?”
助理一听忙摇头:“贺小姐,这话可不敢乱说,这位大师十分出名,就连帝都也曾有人慕名而来。”
“无论你是多大的达官贵人,出多少钱,大师都绝不会上门,所有想求他办事的人都得亲自来到此地。”
虞京臣瞥一眼一直闭目养神的贺然,只觉烦躁,不说话了。
李秘书心中也在暗忖:“虞总怎么这么冷淡,莫不是真跟贺小姐出现了什么感情危机?”
“贺小姐也不笑了,想来是真的。”
在这凝滞的气氛下,他越发汗流浃背,小心翼翼。
又过了半小时,车子终于停在一个古香古色的小村落门口。
许是真如李助理所说,来了不少达官贵人,村里的人见到豪车并不惊讶。
甚至有人道:“看,又有人来找张大师了。”
旁边的人看着贺然和虞京臣接嘴:“不过这次的人还真好看哩,跟电视上的大明星似的。”
李助理带着两人走过村中,来到一个清幽小院门口停下,一只憨头憨脑的小黑狗便摇着尾巴冲上来围着两人打转。
一道略有些沧桑的声音传来:“小黑,回来,别吓着客人。”
两人抬眸看去,一个四十多岁,挽着道士发髻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门口。
他长得并不如何仙风道骨,面色黝黑,如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一样。
然而那双澄澈通透的眼睛看你一眼,你便觉得仿佛连灵魂都被看穿一般。
只一眼,两人便确定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贺然终于开口说了几个小时来的第一句话,她郑重行了个礼:“见过张大师。”
张大师看两人通身气势,也并不如何惊讶。
只淡淡道:“二位进来吧!”
然而两人刚坐下,张大师开口便是石破天惊道:“我知道你们来此为了什么,但我帮不了你们,这都是你们自己求来的。”
第14章
贺然与虞京臣对视一眼,眼中皆是充满了惊骇和疑惑。
定了定神,虞京臣率先开口:“大师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自己求来的?”
他说的含混不清,也是为了试探这所谓的张大师是否有真本事。
张大师看了他一眼。
那眼眸中带着看透一切的澄然。
他倒下清茶,各自推到两人面前:“你们几年前,是否到过道家福地,千年古刹之类的地方,还在那里求了些什么?”
他这一提醒,两人便同时想起来了一件事。
贺然虽然看起来柔弱,却很喜欢登山滑雪之类的户外运动。
大约三四年前,两人休假时曾一起去西部昆仑山脉登山,期间路过一座千年古刹。
那时两人如胶似漆,爱得热烈。
进去休憩时,曾在佛祖前祈愿。
贺然不可置信地念出两人当时所求之愿。
“只愿君心似我心,此生携手共白头。”
“若谁违此誓,愿代受对方之苦,身堕地狱!”
张大师若有所思:“也许,这便是一切的源头了。”
虞京臣猛地的瞪大眼,手倏然攥紧。
他怎知随口一句誓言,竟然会真的实现。
贺然也怔愣了许久。
半晌,嘴角蓦地勾出一抹释然又解脱的笑意:“原来,这是佛祖给我警示。”
若她真的与虞京臣结婚后才发现此时,那时便真的身在地狱,一切无可挽回。
她抿了抿唇,不去看虞京臣惨白脸色:“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张大师沉静淡然模样:“解铃还须系铃人,事到如今,只有回到原处还愿。”
……
从张大师处出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