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怔了怔,赤足快步走出房间。
正好与上楼梯的商承聿四目相对。
商承聿语气冷肃严厉:“手机为什么关机,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找你?”
他风尘仆仆,似是刚下飞机就赶了过来。
我不禁有些心虚:“我睡着了……手机忘记充电了。”
商承聿冷冷睨了我一眼,转身走下去的同时给岑母打去电话:“人找到了……”
“嗯,在家,睡着了。”
我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心脏莫名漏了一拍。
商承聿刚才的生气,是不是因为担心我,在乎我?
都说人下意识的举动是发自真心的,他那么着急找我,还是对我有感情的对吧?
我攥了攥手,心跳越来越快。
在商承聿挂断电话的那一刻,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身。
“小叔,别和黎明滢在一起行吗?她对你不是真心的。”
我第一次表达自己的感情,哪怕隐秘,还是紧张到手微微轻颤。
可下一秒,只听商承聿冷漠的语气:“这就是你的目的?”
我怔在原地:“什么?”
商承聿掰开我的手,转过身来与我面对面而站。
他俯视的目光比从前每一次都要冷:“岑知遥,你喜欢我,不想让我和别人结婚。”
“所以干脆就跟媒体曝光我和你之前的床伴关系,是吗?”
第9章
岑知遥商承聿(岑知遥商承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岑知遥商承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我呼吸一滞,大脑倏地空白。
甚至来不及去想商承聿为什么会知道我喜欢他,全然被后面那句话震愕。
“曝光什么……”
我忽然想到什么,倏然转身上楼,拿起手机将那些消息一一点开。
所有人问的都是同一句话:【你和商承聿的事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点开微博,热搜第一的标题赫然写着——
【岑氏掌权人岑知遥与其“小叔”商氏总裁被爆关系不当,私生活混乱!】
点进去,虽然没有两人出入酒店的合照,却有两人的车每周五停在琴岛酒店停车场、以及他们前后上顶楼的电梯监控照片。
我瞬间如坠冰窟!
黎明滢……一定是她做的
我拿着手机又跑下一楼,因为慌乱着急还险些摔在楼梯上。
商承聿没走,在沙发上坐着。
我急忙跑过去解释:“这不是我做的,是黎明滢,我打电话找你的那天……”
商承聿冷声打断了我:“我让人查过,只有你去酒店要过监控,那篇文章最开始发出来的IP地址也是你的别墅。”
“这怎么可能?”
我从来没这么崩溃过,涌上来的眼泪都模糊了视线。
但还是尽力保持冷静:“我要的监控不是关于我们的,是黎明滢,她……”
话没说完,商承聿忽然拿出一份文件放在茶几上。
“从你曝光这件事后,岑氏的股价上涨了十五个点,按照约定,我把收购的岑氏股份还给你。”
“签完字,以后两家再不来往。”
我狠狠一震,脸色骤然煞白。
心脏更像是被利刃生生切开,汩汩流血。
我指甲抠进手心,声音都带上了哽涩:“商承聿,我是喜欢你,但没卑劣到这种地步!”
“如果我真想用这种方式和你在一起,当初你提结束的时候我就会做!我们认识了十几年,我以为你了解我……”
商承聿却像没听见一样,撂下一句:“合同我会留下,签不签随便你”。
就起身离开了别墅。
门关上那刻,我再也站不住,瘫坐在了地上。
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下落,一滴一滴,像一颗一颗钉子砸进了心里。
……
舆论如洪水猛兽般铺天盖地。
商承聿地位尊贵,骂他的言论到底还是少。
而岑氏近来连着发生好几件事,岑知遥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
岑母得知这件事后,直接带人到别墅,不由分说将岑知遥送去了国外。
商承聿知道这件事,已经是三天后了。
商家老宅。
商母坐在沙发上,放下茶杯看向他:“你和遥遥到底是什么回事?你明知道两家关系好,就算没血缘也是一家人,还做出这种收购股份的事。”
商承聿眉眼淡漠:“是她生出了不该生的心思,为了两家脸面,我提出了结束。”
商母却好似听到什么笑话:“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在意商家的脸面?”
“六岁偷亲刚出生的遥遥,十岁为了去网吧玩带着同学一起逃课,十五岁跟人打群架,十八岁玩赛车……你说你接管公司前,什么时候让我省过心?”
商承聿轻拧起眉:“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妈你……”
商母抬手打断他:“我只问你一句,你对遥遥是什么心思?”
第10章
什么心思?
商承聿慢慢蜷紧了手,脑袋里有些被刻意压抑的回忆涌上脑海。
其实十岁那次逃课不是为了去网吧,是为了给岑知遥过生日。
十五岁打那些人是因为听到他们说准备去调戏岑知遥。
十八岁玩赛车,也是因为岑知遥随口的一句“玩机车的男生好帅”。
……
直到后来岑父去世,岑家没有儿子,岑知遥不得不担起整个岑氏的责任。
所以他开始对她狠,希望有一天即使没有自己在身旁,她也能保护好自己。
这次他也是这么想的,包括黎明滢做的那些事情他都清楚,也知道和岑知遥无关。
商承聿只是希望她能学会提防,学会将自己置身事外。
可好像……狠过了头。
商承聿眉眼间染上些烦躁。
商母看在眼里:“不给遥遥打个电话吗?”
商承聿攥拳的手微微收紧,最后又松开:“不了。”
等事情平息,岑家会让她回来的。
等那时候,她也会来找自己。
商承聿想着,却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年。
三年间,他解除了和黎明滢的婚约,断掉了和黎氏的所有合作。
却再没有等到岑知遥的回来。
……
三年后,上海商氏集团。
秘书快步走进办公室,对正在看文件的商承聿低声道:“商总,林总刚才打电话来,说希望与您今晚六点的见面可以延后。”
商承聿没有抬头,嗓音凉淡:“原因?”
“林总要去岑家举办的宴会。”
“我查过了,不止林总,上海商业圈很多男士都受到了邀请。”
岑家?
商业圈没有第二个岑家能让这么多人都去参加一个宴会,甚至还爽了商氏的合作。
商承聿皱眉抬起头:“岑夫人举办的?我怎么不知道。”
秘书抿了抿唇:“不是岑夫人,是……岑小姐。”
商承聿一愣,岑知遥回来了?
那为什么不联系他?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划过,商承聿收紧修长手指:“去查时间地点,搞一张邀请函。”
“是。”秘书点头,转身离开。
半晌,商承聿伸手掀起了一张盖在桌面上的相框。
照片上十八岁的岑知遥挽着他的手臂,正冲镜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商承聿用指腹轻轻擦过了照片上岑知遥的脸,起身走了出去。
傍晚五点半,维多利亚酒店。
商承聿抵达时,酒店门口已经停满了豪车,每一辆都不下七位数。
而厅中的男人个个都是商业界有名望的新秀之才,就连顾云祉也在。
商承聿猜到了什么,心中怒意腾起,攥紧的手背上青筋都凸起。
他环视一圈,想寻找岑知遥的身影。
突然,全场灯光尽灭。
下一秒,一束光打在了二楼露台的中央——
一个女人侧身靠在栏杆上,淡笑着摇晃手中香槟。
鎏金色的吊带拖尾长裙将她完美的身材展露得一览无遗。
商承聿感觉自己的心陡然加快速度。
“岑知遥。”
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在一片安静中格外清晰。
我循声看去,抬起香槟杯朝商承聿隔空一碰,而后轻挑了下眉。
“小叔也来了?正好——”
“您来帮我挑个未婚夫吧。”
第11章
话音落下,全场灯光倏然亮起。
我仰头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
媚眼红唇,万千风情。
那漂亮的天鹅颈也在钻石项链的映衬下引人忍不住遐想延伸向下的风光。
男人想什么,男人最清楚。
商承聿余光瞥见在场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岑知遥,心中燥怒更盛。
此时他只想把岑知遥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都盖住,然后将人藏起来,叫谁也不能对她产生一点妄想。
他这样想,也要这样做。
转了身抬步就往一侧的旋转楼梯走去,想去到二楼。
岑知遥却直接从另一侧楼梯往下走。
步态优雅,肌肤白皙,凹凸有致,没人能控制住自己不看她。
有些还记得三年前传闻的人,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商承聿哪怕顶着一声“小tຊ叔”,也要与岑知遥共度良宵。
如此美人,哪怕只能说上几句话也是好的。
于是在岑知遥走下楼梯之后,好几个男人率先走上前去,一口一个亲密的“岑小姐”。
但也都绅士地保持着一点距离,没有贴得太近。
我从酒侍手中拿起新的一杯,冲众人抬了抬手,又与临近的几位碰了下杯:“感谢各位能来,也感谢——”
我看向商承聿,笑意加深:“也感谢小叔这三年帮我经管岑氏。”
“我离开了三年,举办这场宴会主要是想与各位交个朋友,以后还希望大家多多照顾。”
我说完,立刻有人回应:“自然自然,岑小姐这话太客气了。”
也有人调笑了声:“那刚才岑小姐说要挑个未婚夫的话还算不算数?”
我抿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时唇角微微上扬:“当然。”
商承聿的手攥得更加用力。
他往前迈了步,想往岑知遥走去。
而这时一个侍应生走过来,耳语了几句。
听完,我笑着开口:“各位,原本今天我是分了男士专场和女士专场的,不过刚才隔壁的女士